长子新闻 -> 本土文苑

【本土文苑】一枚铜元跌出的人生

2023-12-14 观看34352 次

一枚铜元跌出的人生


□  魏跃斌


  国共合作的蜜月期随着蒋介石背叛革命,发动四·一二政变而破裂。国民党反动派大肆屠杀共产党人。已在省城教会女子学校读书的白灵眼见着警察从教室里五花大绑“共匪”同学塞进了囚车,不久就听说把这些被捕的共产党分子全部填进了枯井。白灵想到了在保定军校的鹿兆海,她担心已是共产党员的鹿兆海的人身安全。白灵想找到鹿兆鹏,打听鹿兆海的情况。然而在白鹿原发动农民运动的鹿兆鹏已在白色恐怖中早已跑的不见踪影。


  政治形势急遽恶化,革命斗争血雨腥风。已转入地下秘密工作的鹿兆鹏再次见到了白灵。白灵与鹿兆鹏进行了长谈,对国民党反动派大屠杀的憎恨,对共产党员鹿兆鹏的敬佩,对鹿兆海的爱恋,使白灵提出要加入共产党的请求。不久获得组织批准。


  从军校毕业已任排长的鹿兆海回到白鹿原与白灵相会。一对恋人甜蜜地牵手溜达到他们当初抛掷铜元的地方,白灵看着久久牵挂的心上人站在自己面前,幸福地告诉鹿兆海自己和他一样成为共产党员了。


能成为一条战线的革命者,为共同的理想而奋斗,这对一对恋人来说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啊!


  然而听闻这个消息的鹿兆海却愣住了,原来在军校读书期间他已退出共产党加入国民党了。当年通过抛掷铜元坚定投身国民革命事业的年轻人、两个久久思念的恋人忽然发现他们为了美好的目标努力拼搏一阵子后,竟然都走到当年约定的相反方向。他们感到错愕惊讶,然而他们都坚定自己的选择,为各自的信仰激烈辩论,谁也没说服谁,甜蜜的约会不欢而散。


  以做一个真正的军人推进国民革命为理想和抱负的鹿兆海,曾经唤起白灵毫无保留的赞同。在鹿兆海加入共产党、住军校的这段时间里,白灵也以高昂的激情积极投身革命运动,按照跌铜元的约定,她应该争取加入国民党。可是,当时事的发展,白灵看到当初那种国民革命变得不再是驱逐封建军阀而是屠杀人民的时候,是国民党反动派对共产党的无情镇压之后,白灵对国民党有了另一种认识,对鹿兆海参加国民党产生了惋惜和怀疑。


  转入地下工作的鹿兆鹏,经历了一次次挫折、失败。血腥残酷的镇压使他多次身陷死亡之境,革命立场更加坚定,革命意志更加顽强。这时的白灵对鹿兆鹏有了更多的关心,关心他的行踪,牵挂他的安全,渴望见到鹿兆鹏。


  人生总是有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原委。前进的道路上,一个人、一件事、一句话、一个偶然的瞬间,常常深刻地影响了一个人发展的轨迹,使人生发生重大的改变。与鹿兆鹏的相遇相交,让白灵认识到同鹿兆海相比,鹿兆鹏是一位成熟的、坚定的、走在正确道路上的革命者,她对他产生了敬慕之情。


  党组织的一次安排,让白灵和鹿兆鹏以假夫妻的名义居住在了一起。


  风雨如磐的地下斗争,共同的革命理想追求,生死与共的考验,让这对假夫妻产生了爱情,成了真夫妻。他们各自承担着党交给的工作任务,在险恶的环境中繁忙而充实地工作着。


  然而这样的日子注定不会长久。鹿兆鹏又奉命返回白鹿原开展地下工作。此后随着革命形势的发展,随军挺进新疆,生死无讯。


  怀孕的白灵则进入红军在南梁根据地做文化教员,后来又调到军部做秘书工作。


  国军团长鹿兆海在中条山抗日阵亡的讣告送到白鹿原。县府和鹿兆海所在师主持公祭和殓葬仪式,全县各界吊唁三天,这成为白鹿原绝无仅有的一次隆重葬礼。人们给予抗日烈士崇高的礼遇。然而后续的小道消息却表明鹿兆海不是死在抗日前线,是死在与红军的内战中。


  积极投身国民革命的热血青年、立志改造旧秩序的白鹿原才俊就这样献出了他年轻的生命,但他的死因却遮遮掩掩,不敢明说,不知他在天之灵看到他所追循的革命结果后有何感想。


  1950年,当一块“革命烈士”的牌子送到白鹿村时,白嘉轩才知道多年音信杳无、日夕牵挂的女儿早已辞别人世。女儿殉难那一天,曾有一个奇怪的梦让他久久揪心,时时难忘,他记住那个日子——阴历十一月初七。而今,将近二十年了,多年提吊的心终被证实。已是光头脱发、弓背驼腰的白嘉轩终于忍不住悲痛,浑身猛烈颤抖着哭出声来。


  然而他至死也不知道他的女儿是在清党肃反运动中被活埋。身死何处,无人知晓。


  当年抛掷铜元时,国共合作,国民革命如火如荼开展。热血青年立志改造旧社会,建设新中国。他们积极投身其中,满腔热忱,奋勇向前。但形势的发展,让身处其中的人们面临艰难的选择,何去何从?有多少人能明察世事,做出自主选择?


  命运在铜元的正反间就注定了一生的荣辱、兴衰、浮沉。